年轻人,该做什幺?

2020-07-08

「年轻人,好好找份工作吧!」

这句话是许多参与社会运动的年轻人经常从保守人士得到的「建议」,在运动现场时,波丽士大人更经常以此作为柔性劝离的台词。

年轻人,该做什幺?

图说:平日上班、假日加班的过劳公民。

七月廿八日公民1985行动联盟(以下简称1985)召开记者会,邀请公民社会于八月三日二十五万人凯道送仲丘行动一週年之际,也就是本周日,再次走上街头,到立法院外表达诉求「如果政府是要我们卑躬屈膝,就让政府看见公民的骄傲!」但在记者会中,1985发言人王希失言道:「有选择的老师还愿意为台湾的未来挺身而出,我们这些别无选择的年轻人如果还不愿意站出来去争自己的未来,我们年轻人乾脆全部跳太平洋、跳台湾海峡自杀就好了啦!」但其也在当天下午紧急录製影片为其言论道歉。

在此并不是想讨论其个人的发言失当的问题,而是要讨论「觉醒的人很急!怎幺办?」在台湾,「觉醒的人」何其多?这些人谁不是希望「一觉醒来,台湾就不一样」?看看林义雄等前辈,他们历经过的等待与焦虑会比我们年轻世代少吗?只是,社会的进步、人群价值观的改变,从来都不是一朝一夕之事,一切都得从长计议,而计议的範围包括「运动策略」以及「个人生涯规划」。当发现做社会运动需要从长计议、做个人生涯规划也需要从长计议,这时候就会面临非常直接的取捨:你要当业余的公民?还是全职的政治工作者?

不需要多複杂的政治学或经济学理论就能提出两个理由,说明台湾需要更多人愿意投入全职的政治工作:

  一,为何我们要在平日上班,缴税给我们的对手花,然后又在假日时加班,去连署罢免我们的对手?

  二,即便把美丽岛世代也纳入「进步势力」,相较于国民党,台湾从未出现一个足以与国民党势均力敌的政治势力。国民党拥有的资源远比帐面上的党产要多得多,

连胜文能够靠爸靠到一个台北市长候选人、再加上国民党的政务官因各种因素(例如骑脚踏车找秘书或论文审查涉弊)下台后,有多少基金会、党营事业或大学教职的空缺可以待?这种条件,让国民党人能够在不论在朝或在野时,都有一帮人能够继续以不符民主法治原则、以不公平对待每一个人的方式处理公共事务或安稳的待在牛棚。

当然每个人的人生规划皆面临不同的客观条件限制,而能选择的道路并没有想像中的多。也许很多人会说,他愿意当这些改革人士的金主、他愿意「站在自己的位置」努力。但有些事情依然是「有/无」的差别,例如一个老闆赚再多钱,也无法制定法律,并行使公权力去没收国民党的不义党产。

年轻人,该做什幺?

图说:福尔摩鲨会社与台联合作的「自己政治自己救,号召太阳花、斗阵选里长」活动。

也许学生或年轻人「暂时还找不到自己的未来」是常态,加上台湾现况何其残败,遍地烽火救也救不完,但对于有志改革社会的青年世代,实在有必要好好思考台湾政治进程之于自己生涯规划的关係,并在自己能接受的範围内,尽可能去做对于自己的生涯规划有累积、对台湾社会进步最有助益的事,例如协助推动「民主小草」或「自己政治自己救,号召太阳花、斗阵选里长」等能让台湾政界注入新世代活力的计画。

若希望台湾成为一个正常的国家,我们除了需要更健全的公民社会之外,我们更需要足够多的人,愿意成为全职的政治工作者,并取代上一代未能清洗乾净的国民党殖民政权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